套路!美媒阴阳怪气质疑“阿勒泰是人类滑雪起源地”借机抹黑中国

【环球网报道】“中国发明了很多东西,它说滑雪也是其中之一。”美国《华尔街日报》15日一篇以此为题的报道又对中国阴阳怪气起来了,文章试图质疑“新疆是滑雪起源地”的说法,却无法拿出确凿的反驳证据,对其所声称的“滑雪起源通常可追溯到北欧”的说法也只能含糊其辞。炒作这一话题的同时,文章再次引用美西方污蔑中国新疆政策的陈词滥调,试图挑拨矛盾,抹黑中国,这或许正是该报关心滑雪起源地背后的真正原因。

《华尔街日报》文章一开头便流露出不怀好意的阴阳怪气:“指南针、火药、纸和……滑雪?中国正利用冬奥会进一步表明,滑雪起源于1万年前的中国,并宣传新疆是这项运动的发源地和未来。”随即文章便用西方话术扣上帽子:“新疆是中国的一部分,通常是政治冲突的代名词。”

2006年,多位国内外资深专家学者联名发表《阿勒泰宣言》,宣告中国新疆阿勒泰是“人类滑雪起源地”,并将每年的1月16日定为“人类滑雪起源地纪念日”。环球时报特派记者日前赴新疆报道,位于新疆北部的阿勒泰地区堪称“人类滑雪起源地”,这里发掘的1.2万年前的岩画栩栩如生地记录着人类最早的滑雪形象。这一名号绝非自诩。在距离阿勒泰市区约一小时车程的汗德尕特蒙古族乡,记者看到敦德布拉克洞穴内的彩绘岩画。岩壁上的一排小人清晰可见,他们脚踏毛皮滑雪板,手持雪杖,弯腰屈膝,背着猎物在风雪中驰骋的姿态与现代滑雪如出一辙。国内外相关研究显示,这幅岩画的绘制时间距今已有1.2万年甚至更早。

然而《华尔街日报》挑刺称,“到目前为止,只有与中国研究机构有关的考古学家根据对其他岩石艺术的观察,得出这些象形文字有1万年历史的结论。”“中国以外的考古学家认为,滑雪在新疆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没有证据证明它起源于那里。”

“滑雪的起源通常可以追溯到北欧。”《华尔街日报》还给出自己的叙事称,关于持滑雪杖滑雪者的更清晰描述出现在岩画——岩石雕刻中——于大约5000年前,在俄罗斯村庄Zalavruga附近,也即在今天芬兰边境东部;而在挪威的阿尔塔镇,当地居民说自己是穿着滑雪板出生的,更近期一点的岩石雕刻描绘的是滑雪者狩猎的场景。“据《吉尼斯世界纪录》记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滑雪板保存在瑞典的一个泥炭沼泽中,可追溯到公元前2500年。”报道说。

不过报道也提到,澳大利格里菲斯大学和中国河北师范大学的一个考古学家团队在2015年对新疆的岩画遗址进行了研究,“关于滑雪起源的争论无法解决。很可能是5000年前,滑雪运动在包括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部、俄罗斯、新疆北部和蒙古在内的一个地区迅速传播开来。”研究小组认为,另一种可能性是,滑雪在同一时期独立地出现在不同的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质疑中国的说法,《华尔街日报》也无法就“滑雪起源”问题拿出切实证据。但在其报道中,却用不少篇幅引述西方抹黑新疆的污蔑之词,老调重弹地提到所谓“种族灭绝”等问题,而其引用的来源和所谓“证据”,也是频繁在新疆问题上无端攻击中国的美国国务院和所谓的“人权组织”,尤其是披着学术外衣的“急先锋”——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

看来,《华尔街日报》并非真那么关心滑雪究竟起源于哪里,而是“关心”中国新疆——试图通过继续炒作相关话题,在西方势力中保持对新疆问题的“热度”,进而抹黑、牵制中国。

一些美西方媒体似乎一见到“新疆”有关的内容就想故意挑事。在2月4日北京冬奥会的主火炬点火仪式上,年轻的新疆运动员迪妮格尔·衣拉木江亮相,不少西方媒体格外关注。比如美国老牌媒体《》就对此玩起文字游戏——它发表了一篇介绍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的文章,从标题中就可以看出它是多么傲慢而不怀好意——“在一个具有挑衅意味的选择中,中国让一位有尔族名字的运动员点燃圣火”,但这篇报道很快翻车,有网友表示:“无论中国做什么,《》都准备好发表他们的文章。”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日前反斥恶意言论称,所谓“新疆存在种族灭绝”的说法纯属世纪谎言,美国个别政客的上述言论无异于睁着眼睛说瞎话。北京冬奥会正在进行,类似借冬奥会进行恶意污蔑抹黑的政治炒作,不会得人心,更不可能得逞。他们这种行径必将遭到包括各国运动员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共同谴责和反对。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邢晓婧 范安琪 乔炳新】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近日在其个人微博上接连为新疆阿勒泰“打call”,助力冰雪运动,同时带上话题标签#我在新疆迎冬奥#。18日,《环球时报》记者抵达人类滑雪起源地–阿勒泰,并走进将军山滑雪场,实地感受到阿勒泰滑雪为何让人如此“上头”,也亲身见证广大民众在新疆迎接北京冬奥会的热情高涨。

17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其个人微博上转发将军山国际滑雪度假区举办的第十六届”人类滑雪起源地纪念日活动,称“阿勒泰让我们体验新疆冬奥会让世界走进中国,并带上话题标签#我在新疆迎冬奥#,引起众多网友关注。

这不是赵立坚第一次“安利阿勒泰。15日,赵立坚置顶转发了雪友在阿勒泰将军山云海滑雪的图片,配文称“荡胸生层云,滑雪阿勒泰,被网友“封为“新疆编外宣传委员”。

位于新疆北部的阿勒泰地区实际上是“人类滑雪起源地”,距离市区约1小时车程的敦德布拉克洞穴彩绘岩画就是最生动的例证。在这幅12000年前的岩画上,古人脚踩毛皮滑雪板、手握滑雪杖,背着猎物,滑雪前行的姿态和现代滑雪如出一辙。”

“守护人”张永军连续多年负责敦德布拉克岩画的讲解工作,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里记载的滑雪样态早于西方4000多年,很难被超越,这里是名副其实的人类滑雪起源地。疫情之前,欧美、日韩等国的专家学者专程前来考察,对于阿勒泰是“人类滑雪起源地”的说法表示认可。

阿勒泰将军山滑雪场建于2009年,距离市中心仅1600米,是全国唯一与城市相连的高山滑雪场,也是新疆唯一有两条雪道通过国际雪联认证的雪场。比起普通滑雪场动辄大几百元的票价,这里平日日场全天票价仅为160元,价格相当“感人”。而且,入住阿勒泰金都酒店等合作单位,还可领取免费雪票,乘坐酒店往返雪场的接驳车,真正实现了产业联动发展。

新疆首位冬运冠军叶尔扎提是土生土长的阿勒泰人,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在阿勒泰滑雪有三大天然优势:第一,拥有每年11月至次年5月的超长雪季;第二,雪质优、雪量足;第三,风小,几乎不会刮风。叶尔扎提进一步解释说,风中滑雪会非常冷,影响滑雪体验。

对于叶尔扎提的分析,《环球时报》记者在将军山滑雪场实地体验后,感受愈发深刻。这里雪质和雪量不亚于日本北海道、长野等滑雪胜地,而且没有风,即使不戴用于挡风的护脸装备,也不会感觉冷,全程体验非常好。

据《环球时报》记者现场观察,像赵立坚一样对阿勒泰滑雪”上头”的雪友不在少数。在《环球时报》记者下榻的金都酒店,住满了全国各地为滑雪而来的雪友。为了应对“火爆”的雪季,酒店服务员要先打扫已退的房间,让新客人先办理入住,才能有空打扫连住客人的房间。

阿勒泰的滑雪热潮在将军山滑雪场里得到更直观的体现,来自全国各地的雪友在这里汇集。一位来自长沙的雪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有朋友以前来过,体验很好,这次约好一起再来”。她还说,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她这样一个南方人也深深的爱上了雪上运动,这种感觉很棒!

来自广州的张同学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正在手机上观看滑雪教学视频,她说,近年来在年轻人之间掀起一股冰雪热潮,学会滑雪感觉很酷”,她们此次组团来阿勒泰滑雪一方面想要提升一下技术,另外还想去新疆其他地方玩玩。

将军山滑雪场滑雪教练彭中毅是当地人,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疫情之前这里吸引了很多外国雪友,德国、奥地利、加拿大、日本、韩国等世界各地。疫情之后,这里主要以国内游客为主,多数来自广东、四川、湖南等地,也有北京、上海等地的游客。

值得一提的是,将军山滑雪场的设备十分先进,储物柜可以微信扫码自助开关。《环球时报》记者不小心忘记储物柜的位置,还能在手机上找回。

将军山滑雪场还有一点“冷幽默”。当《环球时报》记者向工作人员询问是否有无线网络时对方回答“请戴好口罩”,记者乖乖戴好口罩再次询问时,对方回答“无线网络就叫请戴好口罩”。疫情当前,雪场内也一直有工作人员反复提醒雪友“请戴好口罩”。